聯合好評|Good design, New design

 

台灣防疫做得好,中華職棒大聯盟今年開賽,成為全球第一個開打的球季,大解封之後,有更多的球迷紛紛入場看球,入場人次也屢破年度新高。

 

我們百分百需要為這種,能享受防疫新生活的日子拍拍手。

 

今年開始,中華職棒也導入新的科技在球場裡:在家可透過遙控器看到多視角直播,能自由切換,選擇不同分割畫面,還有九宮格電子好球帶的輔助,去辨別電視轉播視角與實際好球的落差,透過新技術,彌補錯過的精采好球。

 

智慧球場?是 New Design。當了二十多年的球迷,第一次聽到這名詞,令人有點興奮。球場內透過空間感知、擴增實境..等技術融合,讓球迷享有互動式觀賽體驗。

 

智慧這詞,顧名思義讓科技更聰明、更貼近人的需求而設計,因為 5G 時代的變革,讓人想像力爆發。科技把人們胃口養大了,就會期待:智慧劇場、智慧展場、智慧演唱會,甚至智慧醫療…世界處於跳躍狀態,而這就是現在進行式。

 

 

New design 是什麼?也許是 2007 年的 iPhone 問世。

 

回想拿到人生中第一台 iPod touch 的驚喜:簡約設計、輕薄機身、無鍵盤介面,結合打電話、聽音樂、玩遊戲、上網等所有可能性被巧妙組合,在那個年代發生,然後從此開啟了一個時代。

 

若蘋果的設計,讓 iPhone 成為當時的 New Design;那究竟是什麼讓它成為至今仍吸引眾果粉的 Good Design 呢? 我忍不住往下思考。

 

 

幾乎所有的好設計都是來自於新的創新。

 

一開始是新奇發明、破壞式創新,展開了產品本身在既有市場的突破,久而久之,當人們對於這種 New Design 養成了習慣,融入於生活之中,經過一再的優化,便養成了文化、淬煉出經典,形成了所謂的 Good Design。

 

所以,是文化讓「 新 」變成了「 好 」,「 文化 」讓 New Design 成為了 Good Design。

 

 

回首那些富蘊涵養,謂之經典的好作品:一張北歐百年名椅,可能初始於二戰後因應物資缺乏的新材料混搭;一個京都鑄鐵鍋,可能源於中古世紀歐洲、乃至西元前中國的熔爐技術;一張被稱作經典設計海報,可能來自希臘幾何學家的手稿與線條;又或許,當披頭四在唱出第一首「 Love Me Do 」時,並未能預期他們即將開啟一整世代、甚至超越了好幾世代的狂熱與影響力。

 

一只手偶、一本書、一把刀、一台汽車、一座橋…這些設計,都從創新的發現進入到我們的日常中,成為我們的生活文化。

 

再由過去延伸向前,著眼在此刻與未來:Airbnb、Uber 與 Go share 不只是新服務,更是共享文化下的當代生活;智慧球場、Pokemon Go 不只是新科技,更是迎接行動急速世代的產物。

 

New design 是創造事實,令人打開新世界;Good design 是引領我們,在既存世界看見新風景。

New Design 需要好創意,Good Design 需要好故事;當科技更迭推動世代,你更期待看到哪一種?

 

 

 

( 本文發表於 2020 年 7 月 14 日,聯合報 )

 

 

 

 

Please reload

Shopping Design|電纜纜芯銅線化身金工藝術,《穩定日常》線形藝術展華山登場

2020-8-25

1/10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

© 2012 BY INCEPTION LIMITED
INCEPTION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
  • WeCha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