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12 BY INCEPTION LIMITED

中央通訊社 | 瑪莎X梁浩軒:顛覆世界之前, 你得先面對自己

當我們談起革命,為什麼你不願與我同行?號稱「華人披頭四」的五月天,和當年的英國披頭四樂團一樣,擁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。他們唱出青春的困惑、成長的壓抑,也唱出夢想的癡狂、人生的態度,於是自然而然地,在各種場合,人們彷彿習慣性地期待他們能代表自己,說出一些有guts 的、叛逆的「搖滾宣言」。但,搖滾一定是叛逆的嗎?身為披頭四迷,貝斯手瑪莎有一套自己的見解。

 

而獨立策展人梁浩軒,則懷抱著開創新型態展覽的想像,打造屬於自己的藝文團隊,試圖在每次展覽中將音樂、藝術與創作精神結合;這一次,他找上瑪莎、馬世芳、聶永真,想要訴說一個關於披頭四的故事。他說,披頭四是無所畏懼的,但無所畏懼的可貴之處從來不在向外鋪張,而是在紛擾的世界中,仍然誠實坦然的面對內在自我。披頭四如何做到的?以下是兩人的精彩對談:


瑪莎(以下簡稱「瑪」):每個人在年輕時都會對革命存有某種反叛情緒,你會對這世界有非常多不滿,你會想要推翻、或者反對各種事情,我最初聽到〈革命〉這首歌也滿shock 的。可能因為年紀不同,後來看到歌詞時,的確有被教育到某些事情。

 

歌詞裡講到Revolution(革命)、Evolution(進化)跟Destruction(破壞),這3 種東西是不一樣的。當所有人急著去毀滅或衝撞所有東西的時候,你必須知道,革命不是這個體制倒了就沒事,而是必須建立起什麼東西,才能夠說「我不要」。對我來說,我看這首歌、或是我在解釋革命這件事情,很重要的是我知道心中的理想國是什麼、我可以建立起什麼、結果是什麼,我願意那樣去做,所以推翻或是衝撞這件事才值得去執行。

面對革命,有些人選擇站出來挺身去執行衝撞,可是披頭四極少真的出現在那樣的現場,比如說胡士托音樂節(Woodstock),他們沒有在這樣的現場。但整體而言,人們會做這樣的事情,是因為這些歌曲讓你知道美好的事情是什麼。當你透過歌曲被啟發、被提醒、感受到美好的一面,可是你發現所處的世界令人失望,才決定要站出來,決定「我要做這件事情,我要告訴別人,這個世界不夠好,我們應該要讓它知道更好是什麼。」

 

Please reload

漂亮家居 my HOME|台灣當代策展10+

2019-11-19

1/10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

INCEPTION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
  • WeChat